天津日报:鼓浪屿之波

日期:2018-03-13 浏览数:400

  知道鼓浪屿,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首好听的流行歌曲《鼓浪屿之波》开始的。

 

  20年后,我终于站在厦门轮渡码头上,隔着鹭江(也就是厦门海峡),已能清楚地看到对面高高的日光岩。经过6分钟的轮渡,马上就可以踏上朝思暮想的鼓浪屿了。

 

  鼓浪屿虽然只有1.7平方公里,但是随便走在高高低低的环岛路上,走在忽窄忽宽的小巷里,都会让你感受到这里的无限精彩。一棵树、一处建筑、一个美丽的故事都会叫你流连忘返。游览的人很多,但是人们都被小岛的幽静气氛所感染。没有汽车、没有摩托,甚至没有自行车,只有几辆供游客代步的电瓶车会悄然无声地停在你身边,司机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轻声而礼貌地问你是否需要乘坐。

 

  鼓浪屿是一座绿色的小岛,不仅道路两旁、建筑前后、公园里、空地上都长满了南国的树木,甚至山石上,建筑的屋顶上,墙上也长出了奇特的“飞来榕”。松杉、铁树、竹子、蒲葵、散尾、枇杷、芒果等遍植全岛,这些树木自由自在地或是雄伟,或是婀娜地生长着。

 

  我特别喜欢的是那些挺拔高耸、干净利落的木棉树,它们是树中的美男子、伟丈夫,碗口大小饱满而肥硕的花苞红艳艳缀满了枝头,时而会有一朵木棉花“噗”地一声,凌空而下,于是地上就多了一片嫣红。

 

  和鼓浪屿秀丽景色一起,把这小岛装饰得像欧洲南部城市的,是岛上保存完好的各式各样的欧洲风格和造型的古老建筑。

 

  1842年,屈辱的中英《南京条约》迫使厦门开辟为“五口通商”口岸之一,于是英国人开始在鼓浪屿建造别墅。后来,西方列强的领事官员、传教士、人贩子、商人纷纷开始抢占海边风景最美的地方建造了领事馆、公馆、教堂、医院、学校等,后来大批有钱的华侨也开始在此建造别墅住宅,作为远方游子叶落归根的乐园。

 

  我所生活的天津,因为同样拥有众多的洋楼,也有“万国建筑博览会”之称,但是和鼓浪屿相比,如果说我们的城市是平面的“万国建筑博览会”,那么这里就是立体的“万国建筑博览会”,而且还是建筑在海景花园中的。

 

  那些陶立克式、爱奥尼克式、科林森式的古希腊式大柱,那些千姿百态与建筑匹配得和谐美观的尖拱窗、圆拱窗、落地窗、半墙窗;那些辅以圆拱、平托、柱子把建筑装点得更加有韵致的平面廊、双面廊、三面廊和回廊,以及那些风格独特、异彩纷呈的各色屋顶,它们共同构成了独特的建筑风景,散落在鼓浪屿参差错落的山坡上,散落在苍翠欲滴的绿色中。

 

  弘一法师、秋瑾、林巧稚、林语堂、马约翰、殷承宗等等这些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知名人物都或出生于此,或生活于此,他们无疑给这座小岛增添了无与伦比的人文和历史气息。

 

  这座小岛上还生活着我非常喜欢的女诗人──舒婷。“我如果爱你,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……”,她这一首感动了一代人的名作《致橡树》的创作灵感,也应该源于鼓浪屿这座美丽的海岛吧!

 

  1983年,著名词作家张藜应邀参加福建音协举办的笔会,音乐编辑钟立民送给张藜一首用一张巴掌大的破纸片写的曲子,请他填上词。在鼓浪屿的工会招待所里,张藜思绪万千,从鼓浪屿四周的茫茫海浪到高高的日光岩,激发了作者创作的灵感,于是一鼓作气,将词填了出来,命题《鼓浪屿之波》。李光曦、郑绪岚、张暴默等人都唱过这首歌,很快这首歌就在全国广为传唱,并被厦门海关指定为厦门报时钟音乐。一曲《鼓浪屿之波》让更多的人知道了鼓浪屿,也应该是美丽多姿的鼓浪屿孕育了这首久唱不衰的《鼓浪屿之波》吧!

 

  (天津市·武清籍)